當前位置:首頁>>專題>>兩新戰"疫"記>>行動 >> 正文
即便員工都回來,也不是想開工就能開得了
2020年02月18日 09:35:54 來源: 新華每日電訊 作者:

  往年這時候,是我們生產的旺季,沖全年產值的關鍵階段——我們是做物流箱體的企業,春節一過,下游的物流公司就要買新車干活了。

  春節后,客戶會一直催貨,我也在廠里盯著。從早上8點到晚上8點半,加班加點干。一般光這個月份的產值,就能占到全年的五分之一。

  但今年,在本該最忙的時候,只能天天待在家里?,F在出趟小區都要通行證,當然這也是沒辦法的事。

  疫情一來,公司收入直接變成零。手下100多個員工,即使按最低標準發工資,雜七雜八加起來,每個月也得三四十萬。我們是私營企業,這么高的成本都得壓在自己身上。

  年前訂單接得比較多,當時趕掉了20%左右,剩下的大頭打算春節后開足馬力干。沒想到疫情開始擴散了,我還想武漢那么遠,不會波及無錫這邊。況且已經引起各地政府重視,應該不會有多大問題。

微信截圖_20200217181137.png

  企業廠區大門貼上了防疫告示。受訪者供圖

  等到武漢一封城,我們馬上緊張起來,覺得情況嚴重了——這么大的城市不可能說封就封,肯定出了大事情。

  其實,如果按最開始說的2月10日復工,對我們影響不是很大。往年也是元宵節后,外地員工陸續趕回來,才開足馬力干活。

  2月7日左右,全國的新增病例爆發式增長。我感覺這回懸了,外面一道道卡口、檢疫口,疫情形勢非常緊張,不可能按期復工了。

  無錫的鎮與鎮、區與區之間的道路都封鎖了,甚至街道與街道、村與村之間都有卡口,進出都要檢查身份證。我們廠子靠近常州,那邊疫情相對嚴重。雖然離得很近,但常州的員工也不允許過來。

微信截圖_20200217181143.png

  黎東所在的小區,憑出入證通行。受訪者供圖

  前段時間,江蘇一些地方出了一個規定,對從疫情嚴重的湖北、河南等7個省過來的人一律勸返。我們企業有20個左右的員工,就屬于這種情況。

  外地有些員工回不來,生產環節的相應工序就斷了,復工比較困難。很多員工在家歇著,沒有收入也著急,一再向我打聽情況,問什么時候能復工。

  后來,這個規定引起了不小的爭議。我們無錫市放寬要求,除了疫情嚴重的湖北和浙江溫州這兩個地方外,允許復工復產企業的外地員工進入本市。

  焦慮等待了好多天,我們復工的申請終于通過了。我們的員工大多是四川人,這兩天正在通知他們回來上班。返回之后在哪兒隔離,眼下還是個問題,但至少能回來了。

  如果一切順利的話,估計2月底就能正式開工了。

  可是,即便員工都回來,也不是想開工就能開得了。除了生產環節外,還要上下游企業協調同步,整個產業鏈條才能轉起來。這是由制造業的生產組織方式決定的。

  從生產來看,最關鍵的是原材料供應。水電燃氣這些沒有問題,但生產和焊接必須用的氬弧焊氣體、二氧化碳氣體、乙炔和氧氣,供料的上游企業也還沒復工。這兩天,他們也在積極申請復工,還不清楚啥時候能保證供應。

  從市場來看,很多地方道路都封鎖了,下游的經銷商和物流公司老板,現在也沒有多少生意可做。這種特殊情況下,他們也支持我們延期交貨,還沒有人來催貨。

  這段時間,我一直在跟客戶溝通。各個地區情況都差不多,物流公司沒有復工,也沒有提需求。

微信截圖_20200217181152.png

  企業復工物資已準備就緒。受訪者供圖

  我們企業現在年產值八千萬左右,這幾年都保持年增長20%到30%左右。去年積累了幾個大客戶,想把產值搞到一個億。前些天,大客戶向我抱怨,港口的船和航班都取消了,沒有貨源可以拉。

  對我們來說,下游暫時不會有大訂單了?,F在復工有了希望,開始有一些客戶陸陸續續咨詢,希望能有新的訂單。

  今年被疫情這樣一弄,虧本是肯定的,只是虧多虧少的問題。我感覺壓力非常大,這些困難不止我們一家企業,很多行業都會受影響。

  雖然企業還有一筆大額貸款,但我們現金流把控得還好,大部分是現款現貨,資金回籠較快,還能夠堅持下去。

  政府現在也出臺一些幫扶政策,可能會下調一點利率,稅收可以延后交,還有些土地費可以減免。

  由于廠房是我們自己的,沒有租金這塊固定成本,少了不小的負擔。不然的話,每個月幾十萬的租金,我們這種中小企業根本吃不消。

  我還有一個運輸公司,給馬術比賽運輸馬匹,我們為用戶提供專業車輛租賃服務,每年有一大筆收入。

  受疫情影響,上半年很多大型賽事都取消了,包括我們服務的馬術比賽。這筆收入斷崖式下滑,直接變成了零。

  其實,我們做制造業蠻苦的。員工平均都在30歲以上,年輕工人不好招,人工成本居高不下。我記得早些年人工成本比例很低,甚至都可以忽略,現在已經占到企業成本的大頭,還要全員繳納社保。

  我感覺制造業利潤太薄了。自動化程度高的企業,利潤可能還高一點,但主要是拼產量。

  這些天我在家里也很焦慮,有時候靜下來想想,企業再這樣干下去,終究不是長久之計。趁現在產值也不算高,人工又那么多,抓緊轉型升級,提高管理和生產效率。

  我甚至考慮可以采取外包模式,不要什么都自己干,只做自己最擅長的,不光把人減下來,也可以輕資產運作。

  我們定制化的產品比較多,每個訂單都有不同的要求。加上生產設備比較大,寬度、高度、長度等尺寸也不一樣,沒法實現全面自動化,只能在局部工序上嘗試,逐步減輕人工成本壓力。

  從來沒想到,這輩子會遇到這樣嚴重的疫情,但愿這是最后一次。

  現在我就怕今年消費帶動不起來,大家都覺得口袋里沒啥錢,物流公司老板就會說,“省一點吧,我就不添新車了”。對我們最直接的影響就是訂單會少,但也要在困難中求生存。(應受訪者要求,黎東為化名)

責任編輯: 鄭夏憶
相關稿件
欢乐麻将(免费版) 贵州11选五遗漏表 什么股票配资 舟山体彩飞鱼官方网站 山西11选五开奖走势图 百度 腾讯分分彩官网计划 宁波银行理财产品 快乐双彩复式投注价格表 皇家国际app靠谱吗 青海快3下载app官网 河北排列7预测